珵小喵

很高兴认识你!🌟
*请谨慎关注*
现蹲凹凸,MHA
安雷安真香,轰爆不逆,轰出胜出都好次
(但理论上没有雷区,可能会推荐杂七杂八的东西)
圈名是六M零
(其实是61110写快之后的产物??)
(6mo也是可能出现的写法)

【安雷】七日谈 DAY4-4.7

我 爱 萝 卜 老 师 一 辈 子

绿萝卜呀红芹菜:

By:绿萝卜呀红芹菜


预警:有很多个人恶趣味,大赛续写,ooc我流安雷,安略黑。


上一章:DAY 4-4.3    下一章:DAY 5-5.0


赶上日更了!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DAY4-4.7


 


第三面镜子通往一片扬沙的干土地。


飞船的记忆是参赛前的,王宫的记忆则很早,雷狮看了看周围,竟没料到自己这一次是站在了凹凸大赛的某处岔路口。


路很长,似乎没有尽头,有低等级的小兽从他脚边跑了过去,后蹄扬起的小尘土就连雷狮也不想去责怪,模样和技能都是许久未曾见过的弱得可爱的那种。沙地环境很恶劣,路的右侧没有人,左侧岔路却喧闹无比,雷狮侧头看过去,错开枯叶的遮蔽,在干涸的沙地之上看见扛着雷神锤的自己,还有完整吵闹的海盗团。


太熟悉不过了——佩利走在最前面,帕洛斯和他绊着嘴,卡米尔让他们住嘴,他自己却走在最后一句话都不说,只是笑。雷神锤压在自己肩上,自己把手腕搭在柄上,一次次为锤子布上雷电又收回,似乎很享受那种电光闪过的小型爆炸感。


还没有经历过真正严肃的人生的大事,明知道自己孤独,却觉得有人陪在身边就可以掩饰过去。不在乎情感,也不在乎松散,搭积木一样把每个人的性格能力都扣在一起,设计出最有利自己的计划——只需要看到那凌驾于一切的表情一眼,雷狮就知道面前这位是过去的他自己,而不是平行宇宙里别的谁谁。


人总是这么奇怪的生物,这一刻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一切,做了最成熟的打算和思考,但走过一段路后回头再看,还是会觉得幼稚。雷狮看着自己跟着部下懒洋洋地踱过来,一副年少气盛的样子,觉得生死不过一句话,敌我不过一个名字,好像把天下都握在手里,只要自己想,站在最高处也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
从那个样子走过来,不过短短一场大赛。现在的雷狮没了武器,留了伤口,却被骑士的诀别祝福着。他盯着过去的自己,那张娇生惯养的脸还没有经历过爱恨悲喜,干干净净的,带着少年刚成长为青年的非黑即白的狂妄,对以后的纠缠,厌倦,一而再再而三的低头,都一概不知。


……等等。


雷狮忽然想起了什么,转头向右看,提着一口气心如擂鼓。路的右侧还被飘起的黄沙蒙着,黄澄澄肮脏不堪,雷狮攥紧了拳头,而那团污浊像是为了印证他的猜测一样,突然散开了一些,像襁褓散落一样露出一抹新生的干净的薄荷绿。


二十米,距离初遇的距离,蜗牛爬过可能需要一天,十八九岁的少年却只要五秒。没有鲜花,也不惊心动魄,就是在这么一个普普通通,黄沙漫天的地方平凡地擦肩而过,连对方的样貌都没能记住。雷狮看着还不知道即将路过彼此的自己和安迷修,看着一切一切宿命一样恩怨的起点,空白的脑子里忽然响起一个冰冷的机械的声音:


“要阻止他们相遇吗?”


于是雷狮终于明白了这一趟的目的:他已经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目睹了愁云惨淡的别人的人生,幸运值耗尽,是时候回来正视自己的人生了。


“选错了会怎样?”他冷静地问脑海里那个声音,看着过去的自己脚步不停,安迷修的脚步也没停。


“留在这里,进入那副躯壳,失去记忆从头到尾经历一遍你所经历过了的那些事,再回到这里,重新选择一遍。”


“听起来很有趣,”雷狮微微笑起来,“我是不是已经选错过了?”


“可能是,可能不是,谁说得准呢。”那个声音忽然像午后摇着扇子喝茶的老伯一样沧桑坦然,“快点选吧,他们就快遇见了。”


雷狮没有说话,而是双手抱拳站在那,看着自己和安迷修的距离越来越近。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五感正一点从现在的这副身体上剥离,而身处海盗团那位的五感正一点点和他融合。即使是两重黄沙的阻碍也没能挡住那抹生机勃勃的绿色,雷狮看着安迷修从二十米外走到十米内,再到五米内,最后缩短成一把剑的距离,再缩成一个拐弯的巧合,只剩最后一丁点回头的机会。


“我没兴趣做无聊的事。”他说给自己听,声音很轻。


这就算是拒绝了。几乎是立刻,雷狮的五感就附着在了过去的自己的身上。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腿拐过那个弯,而很多记忆在那一刻从他的脑海里流水一样淌过,太多太杂,无论如何也不能从里面捞出特别的某一件。


安迷修在这时擦过他的肩膀。


雷狮偏过头去,看他翡翠一样的眼睛在自己身边路过了短短一瞬,却好像一整个世纪那样漫长。雷狮忽然懒得再去抓那些似乎正在飞速逝去的记忆,他把那些喧闹、黄沙、复杂的人世的尘埃都摈弃在思考之外,像个快要溺亡的人泡在水的深处一样,想,这双眼睛真好看啊,无论如何我都应该遇见他。


在未来的未来,无数次碰面,无数次争斗,那双眼睛将带着厌恶、疑惑或是浅淡到看不出的爱意无数次看向他,却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,只是单纯地路过,像冬天的风。雷狮知道这就是起点了,和赛跑的起点一样平淡无奇,却又充满无限可能。他可能需要重新认识安迷修一遍,从厌恶,到觉得安迷修特别,再沦落成一个普通人,胆怯又强烈地喜欢某个人。这个过程很长,走过的路也不见得平凡,但雷狮只要想到这不是终点,他又多了一次机会,就又很坦然,好像什么都可以用不反抗的惰性接受。


安迷修似乎听见了他的心声,那双漂亮的眼睛在即将路过他时带着陌生人的试探和好奇看了过来,只一秒就把雷狮从彻底的放弃里捞了出去。雷狮看见那双眼睛里的自己,还没受过挫,孤身一人走在黑暗里却斗志高昂,为所有即将经历的划痕做好了准备,独一无二,谁都不能重复,连他自己都不能。


原来这就是最后一面镜子。


阴差阳错居然选了对的答案,那抹绿色渐渐放大变暗,雷狮忍不住伸手去碰,指尖碰到的却是冰凉的光滑平面。安迷修不见了,黄沙不见了,他还在隧道里,而过去的自己站在镜子里,有武器,有勇气,还有对自由和情感最简单的理解和最执着的向往,高高在上地看着他,身后跟着几团模糊的黑影。


他果然不能也不会去替代过去的自己,雷狮是全宇宙活得最潇洒的那一个,走过了的路就是走过了,再留恋也是看过的风景,不如未看过的精彩。身为国王的自己不曾回头,身为海盗的自己也不曾退却,无论在哪个世界里,他都是雷狮,雷霆万钧撕扯天空,劈下来了就是劈下来了,绝没有收回的道理。


“抱歉,你现在也得经历一遍一模一样的事了。”雷狮对镜子里的自己说。


“无妨,我倒是很期待会有什么事发生。”过去的自己扬了扬下巴,“那么你是喜欢刚刚那个路过的人吗?”


“……算是吧。”


“真有趣,我竟没想到,我以后居然会和‘喜欢’这种字眼扯上关系。”过去的雷狮举起锤子,蓄上雷电指着镜子外的他,“不过,既然你说喜欢,那你不妨说说,‘喜欢’到底是什么?”


连提问都不肯用好语气,真是和现在的自己一模一样。雷狮看着他确实不明白却不觉得自己该虚心请教的样子,脸上带笑,渐渐把缠着绷带的手举了起来。


“也不复杂。当你路过各种风景和人物,想要分享的时候,最先想起的就是他的眼睛。这就是喜欢。”


“……我明白了,不过是婆婆妈妈的感情的一种。”过去的他嗤笑一声不以为意,“镜子看得最明白,看在你也是我的份上,需要一点忠告吗?”


雷狮收回手,表情也冷淡了下来。他忽然发现短短几月,自己的心境早已天翻地覆。幼稚是什么,成长是什么,他曾经认为泾渭分明的东西,其实都只是一潭浑水,等着他静下来才能看透。


“你说。”他看着过去的自己。


“你比他高,”过去的雷狮大概比划了一下,一点没掩饰骄傲的神色,“大概差七公分?”


“所以?”


“所以,如果你不低头的话,永远也吻不到他。”


过去的雷狮向前踏进了一步,把手撑在镜子上,脸上嬉笑的表情渐渐敛去,留下威胁,恐吓,还有一点点,只有一丁点不肯承认的疑惑。


“即使这样,你也情愿是自己低头吗?”他小声问。


雷狮看着自己的眼睛,锋芒锐利,棱角分明,带着最致命的自我审视。这眼神比镜子还要忠实地反映着他的心,雷狮以为自己要退却了,但他却没有,甚至还信心满满。他想,情感是一个人的事,现在的我喜欢安迷修,和过去这个小鬼,和那个孤傲的国王,以及那个死去的海盗,都没有关系。他低头是因为自己喜欢,不低头也是他自己的自由,一切随心罢了,还轮不到一个平行世界里的人说三道四。


隧道开始变得更暗,有不知名的香气飘了过来,带着明显的使人立刻昏睡的功效。雷狮看着眼前的镜子突然碎裂,里面的人像也碎成锋利的三角形,哪怕脑子变得昏昏沉沉也还是很快意。


自由地去爱人也是自由的一种,既然不想作茧,又何苦去束缚自己的情感。


“这有什么关系,”他对着碎镜子挑衅似的抹了抹脖子,“只要我想,他自始至终都在能咬死我的位置。这才是大人的浪漫。”
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


终于让我写到了这个我流七公分身高的解释!!!激动!!!!










有朋友说没看明白那个选择?描写太多了可能有点乱orz,这里是解释:镜中世界要求雷狮对安雷初遇选择不干预或干预,正确答案只有一个,选对了就可以从镜中世界出去,选错了就会失去记忆依附到镜中世界的自己身上,在镜中世界重新开始凹凸大赛,无限轮回。雷狮不想失去认识安的机会,以为选不干预是错的却还是选了不干预,没想到歪打正着选对了,因为最后一面出去的镜子其实就是安的眼睛。



评论

热度(1758)